摆渡者

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非常不好意思,因为身体出现了很不友善的情况,以后lof会更新的非常慢……因为现在我要尽量避免用电子产品了(养眼睛)……非常不好意思了……

然后……真的希望大家不要熬夜了,真的,不要仗着年轻扛糙就胡作非为,身体真的非常重要了……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爱惜自己眼睛这样……

叶开x傅红雪

初见

如果我们换一种相见的方式,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
脑洞来自 @夜影暗歌

……………………………………
不好意思 刚刚突然发现之前的那张桌子忘收尾了……只能麻烦喜欢的小伙伴再点一次惹……_(:」∠)_

【叶傅】新边城浪子

叶开x傅红雪(二十五)

ooc 大佬们 慎入 轻喷

“都多谢了,老葛~”叶开勾着葛病的肩膀。“对了~还有个东西要给你……”说着叶开开始在自己身上瞎掏了起来。

“诶,先等等,我也有个东西给你。”葛病打住叶开胡乱摸索的动作。从箱子里掏出一个银球放在叶开的手上。

“这是什么?”叶开看着手上小小的铃球。银球是镂空的只有铜钱大小,里面放着一个放着一颗褐色的药丸状的东西。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傅红雪种过三种奇毒吗。”葛病看着叶开表情十分严肃。

“……是毒没有清干净吗。”叶开不在摆弄手里的银球,抬头看向葛病。

“不只是没清干净,还被赤影蛇的蛇毒给溶了。并非溶解而是融化在了赤影蛇的蛇毒里。”葛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近日是否有过毒发,是不是比以往还严重的多。”

“的确……”叶开想到之前在小酒馆的那次毒发。本以为是蛇的数量过多才造成傅红雪毒发加重,原来是因为蛇毒本身更严重了。

“我给你的这个小小的银球,就是用来压制毒发的。这本来是用来克制我一个朋友的。但现在到是可以先给你用上了。”说着葛病又弯下腰去,掏起了自己的箱子。

“这个药性很烈,并非单纯克制一种蛇毒。所以不是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葛病从箱子里掏出了一块麻布模样的东西,但这布的针脚极为奇特。

“用的时候,你就用这个包住银球捂住傅红雪的口鼻就好。对普通人没什么用处,但对于被蛇毒控制的人,一闻便倒。”葛病说着将布也塞在了叶开的手里。

“你刚刚怎么不直接给傅红雪。”叶开拿着两样东西,看着葛病。

“就你朋友那不要命的性子,你就不怕他把这东西当饭吃了。”腿伤成那般模样还敢练刀的人,他葛病作为医者当然得留个心眼。“要天下第一刀折我的药上了,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嘿~你还在意过你的名声~”叶开小心的吧东西放进自己的内袋里,继续开始浑身的摸索。这个葛病就从来没有管过自己的名声,为了学习更好的医术连魔教的功夫也愿意沾染一番,所以才从“神医葛病”变成了“魔教邪医”。

“关心就关心吗~那么别扭~”叶开笑呵呵把一瓶东西递给葛病。摸了半天总算找着了。

“这是什么?”葛病看着叶开给自己的小瓷罐,罐子大概半个巴掌大,用木塞紧紧封着。

“里面装的可是炼化了的神丹,集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精气提炼而成。”叶开昂着头做书生的模样满口跑着火车。

“……这是……”葛病打开罐子,里面是暗红色的液体,加上叶开不要脸的吹捧模样。“你的血?”葛病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

“给我这个做什么?是想我给你炼个蛊毒娃娃,扎着玩吗。”葛病从新封好,小心放进了自己的药箱里。人血的确是个入药的好东西,有段时间葛病就是用人血当的诊金,但他从来不收叶开的诊金叶开是知道的。

“这可不单是我的血,这里面还有些其他的东西,可解百毒。给你是怕你那天自己试毒试死了,以防万一呀。”叶开拍着葛病的背,笑嘻嘻的说着。这灌东西正是昨天晚上他自己灌的血里面别无他物。也并非不想告诉葛病实情,只是实在不好解释。叶开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傅红雪身世的秘密。

“呸呸呸!能不说点吉利的!”葛病一脸嫌弃的看着叶开,嘴角却是挂着笑的。能解百毒的确是个难得的好东西了,能把这种东西送给自己,叶开也的确是把他葛病放心上了。能交到这样的朋友着实是幸事了。

“对了,我还有一事想找叶兄帮个忙。”葛病面露难色的开口到。

“说,能帮的我都帮~”叶开答应的爽快。葛病很少主动开口求人,若是开口了那大概就是真遇上了什么麻烦。能让葛病觉得麻烦的一定不是什么小事,但无论大小只要朋友开口了,叶开都是能帮则帮的。

“我想你帮我找个人。我有个蛇人的朋友突然失踪了。我寻遍了整个姑苏城也没找到他。我刚刚给你的那个银球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他的模样很是打眼,只要是见过的人就绝对忘不了的。没有缘由就这么人间蒸发了一般。”葛病本有个友人,被人暗算全是骨头筋脉尽断,为了活下来,为了不成为废人他的友人就练了魔教极为歹毒的魔蛇功,炼此功着能操控天下所有的蛇,是魔教教主为了暗杀和惩罚专门钻研的一种功夫。说这种功夫歹毒就是因为凡要练就此功者首先要被打碎全身的骨头打断全身的筋脉日日需饮蛇血。也会失了人的模样,变成半人半蛇的怪物。

“我这个朋友平日羞于见人,日日都与我为伴,几乎从来不出我的屋子。而且武功极高,实在没有理由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我怀疑他被人囚禁威胁了。”葛病面露担忧。他的这个朋友虽然外表可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日日相伴帮了他不少忙。葛病实在不想他这个朋友有什么不测。

“……他是不是还是黄瞳,长的也像是一条大蛇。”这个熟悉的描述让叶开瞬间就想到了,那日拐走傅红雪的怪物。

“叶兄见过他?”葛病面露喜色。这至少代表他的好友还活着。

“可不。小雪上次毒发就是拜此人所赐。”叶开面露不悦的说到。还真是那个蛇人。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那……叶兄还愿意帮我寻他吗?”葛病的心情情瞬间就沉了下去。本还想找叶开帮忙,没想到两人间还有过节。看叶开咬牙切齿的模样,过节还不小。

“找,当然找,我叶开说会帮的忙就一定会帮。”找,当然要找,不但要找,找到还要先胖揍那人一顿。叶开笑着望向葛病。

“……你这模样,可不止是想找到他,还顺便想把他顿蛇汤了吧。”葛病看叶开笑的不怀好意的模样,打趣到。只有叶开愿意帮他找人就好了,世上就没有什么瞒的了叶开的事,也没有什么叶开找不到的人。要是叶开都找不着了,想必天下也没人找的着了。

“嘿嘿,知我者葛兄也~不过……老葛,世上真的没有可以驱散赤影蛇蛇毒的办法吗。还有这个药的后遗症是什么。”叶开指着自己怀里小银球的位置问到。

“武功暂失,即使是武力深厚也要一两日才能缓过来,其他的后遗症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那位友人没有。但切记千万不可服用,也不可多用,傅红雪毕竟只是个普通的人而不是蛇人。”葛病仔细的叮嘱着叶开。

“至于驱散的办法,我在书里见过一种武功,可以压制这种奇毒。但早已遗失多年了。”葛病皱着眉说到。葛病口里的武功正是江湖中失传多年的大悲赋。

“你说的可是大悲赋……”叶开也听闻过这功法。传说中这种武功是天下武功之根本,习得大悲赋者想颠覆整个武林也是易如反掌的。

“对,传说记载大悲赋的的书,当年被白天羽白大侠收藏……”葛病捻着胡子说着。

“后来,白天羽说这个功法实在没有克制之道,要落入恶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便亲手毁了大悲赋。”叶开看着葛病,接下话头。若真的是只有大悲赋可以克制傅红雪的蛇毒,那希望也太过渺茫了。寻找一个传说中并已经失踪多年的武功秘籍和去寻找山海经里神兽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最近听说大悲赋又从现了江湖。而且就在云之巅。”葛病道。

云之巅正是的公子羽的修身之处,此人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没有人见过其本尊,传闻中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因为过于好看有失男子气概便日日带着面具,连睡觉都不曾摘下。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个公子羽出手,但几乎人人都知公子羽是个武功奇高的人。

“云 之 巅 公 子 羽。”叶开对于这个名字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

这个公子羽,几乎从不出云之巅,但每次出山都要把引起一场江湖的动荡。第一次公子羽出山,证明了自己是沈浪唯一的传人,瞬时江湖上人们心中念的口里说的都是这个叫“公子羽”的人。公子羽这三个字就变成了标志一样的存在,江湖中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二次出山,他写下江湖名人榜,直接将叶开 傅红雪 路小佳 向应天 果介 他们几人推向了人们议论的中心,找有“天下第一”名头的人挑战,仿佛成为了江湖的大势。就连喜欢热闹的路小佳那些日子也是天天和叶开一起躲在斑衣教内,唯恐被人知道了藏身之所。由路小佳的话来说:就是把这些人当猪宰,我都觉得业障重了些。连一个杀手都能被逼着说出这种话,也可见得当时的人数之多。而叶开也是能躲则躲,叶开现在都觉得当时是自己轻功练的最勤的时候。就是出门买个酒都要用轻功绕个大圈,把人甩干净了才能回去。就是苦了人尽皆知在斑衣教栖身的魔教大公子傅红雪。那时傅红雪还在斑衣教内养伤,江湖中大部分前来挑战的人都忌讳于魔教的名头,未敢真的前来挑战。但也不缺既不长脑也不要命的前来挑战之人,对名声毫不在乎且耐性极好的傅红雪被烦的恨不得手刃了那个公子羽。

“唉,他别再整出点什么幺蛾子就好了……若说大悲赋真的在云之巅,去探一探也无妨。”云之巅的介卫之森严堪比紫荆城,但在叶开的嘴里说出来,听着就跟要去逛个菜市场一般的轻松。

“你对里面的傅少侠可真是上心呀……为了个传闻不惜得罪一番公子羽。”葛病感叹到。为了一个不知真假的江湖传闻愿亲自闯入云之巅一探虚实,也真是兄弟情深了。

“唉,这你就不懂了~不过,等你有了媳妇儿,你就知道了~”叶开叹了口气,拍了拍葛病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着。语气间还带着份掩不住的嘚瑟劲。

“关有媳妇什么事呀!有媳妇了不起呀!等等……”叶开的话直戳葛病这个孤家寡人的心,一心怼回叶开的葛病这才反应过来叶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和里面的傅红雪……”葛病满脸的讶异,连嘴巴都忘了合上。

“至于吗,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叶开上去就在葛病的巴上狠狠的弹了一下,上下牙齿在葛病嘴里“啪”的磕出一声脆响。

“嘶……都牙给你弹碎了。难怪你那么急急忙忙是把我催来,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呀。”葛病揉着下巴,突然又想到什么,笑着看着叶开。“那我这是多了个弟媳还是多了个妹夫呀。”

“!!!看不出来呀,你葛病居然如此八卦!”葛病的打趣听得叶开也是难得的脸红了一回。只见叶开立刻绷住了脸色嘴角一抹坏笑,凑到葛病的耳边轻说到。“可是被哪家的老鸨带坏了~”叶开说完一根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叶开!!!你才去青楼!”葛病反应过来,箱子也不背了,赤红着耳朵宝贝乾坤伞做标枪状朝叶开投了去。

“嘿!我接着就归我了~”叶开身一侧,一把握住那伞,边跑还边不忘摇晃着伞身。一把破伞在叶开的摇晃下,仿佛下一秒就要散架了。

“叶开!!!你给我放下!!”葛病愣了愣拔腿就超叶开冲去。葛病气急败坏的声音在竹林响起。就连屋子里的傅红雪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

傍晚,葛病也留了下来和叶开傅红雪一同吃饭。毕竟对于这个“弟媳”,葛病还是非常好奇的。

“来小雪尝尝这个~”从一开始吃饭叶开就各种不停的往傅红雪的碗里夹着菜。那动手之迅速,动作之熟练,都使旁人汗颜。

“够了……”看着已经堆的像小山一样的食物,傅红雪倍感头疼。叶开这是在把自己当猪养吗。

“叶开,你让人家自己吃行不行。”一旁的葛病也看不下去了,帮傅红雪开口说到。叶开这是在喂猪吗,喂猪也不能是这个频率吧,这个频率猪都该撑着了。

“老葛,吃你的饭吧~”叶开十分不满葛病这种阻止自己喂媳妇儿的行为。夹起一个大鸡腿就直直塞进了葛病的嘴里。

“叶开,你往鼻孔里怼呢!?”葛病被鸡腿糊的满脸的油光。

“噗……”这葛病油兮兮的模样看着实在太喜感了。脸色本就蜡黄的葛病被这油光一衬真跟刚打过蜡的蜡人一般。傅红雪看着葛病的模样不由的笑出了声。

“嘿~傅兄还会笑呀……”葛病看着傅红雪浅笑的模样不由的感叹一句。和傅红雪见面这么久这算是他第一次看到傅红雪笑。和板着脸比起来,这笑起来就更好看了。他以前一直觉得叶开笑起来特别好看,今儿才觉这傅红雪笑起来还好看些。毕竟物以稀为贵,叶开那张脸几乎时时都挂着笑。

“可不,你脸上糊了油的样子,可比你平常的样子还好看的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开笑声爽朗,边嘲笑葛病还边不忘饮酒。

“喝你的酒吧,叶开~”葛病边擦脸上的油边用筷子顶住叶开的酒碗往上抬。

“啪——”叶开不从,两人一个往上顶一个往下压,谁也不让谁。结局自然是那酒碗碎做了两半。

“老葛~你赔我酒碗……”叶开拿着半个碗倾着碗身,酒好歹还是留下了一部分。剩下的几乎全泼在了傅红雪的脸上。叶开本还想接着和葛病怼上几句,直到看到一旁傅红雪脸上自己的杰作,连忙撑着袖子去擦傅红雪的脸。

“你两,要是不吃饭就都出去。”傅红雪顶着一头的酒水,送了叶开一记眼刀后漠然开口。但也没有躲叶开在自己脸上胡乱蹭的袖子。

傅红雪这种口头上的训斥加上肢体上的放任,带给人一种浓浓的宠溺感。面对这样的放任,叶开是十分受用的,满脸都写着愉悦二字。

“吃饭,吃饭……”葛病面对一旁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的叶开,选择埋头吃饭。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叶开还能笑的如此之狗腿呢?

萧十一郎x连城璧 abo

(连家小甜甜~冒泡了

关于产后采访

(๑˙ー˙๑):接下来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刚刚升级为爹爹的连庄主。

连(墨镜):你好。

(๑˙ー˙๑):请问连先生初为人父有什么感受呢~

连:有点小激动吧……(???

(๑˙ー˙๑):看到新生的小宝宝有什么感受呢~

连:嗯……(看了一眼小甜甜)嗯………就……好软好小呀……(欲言又止
(回头看老管家:我刚出生的时候也这么丑吗,怎么皱巴巴的……
老管家:少主呀……小孩儿出生的时候都是长这样的……

(๑˙ー˙๑):宝宝叫什么名字呢?

连:不知道呀,他爹亲取吧……(看向疯狂翻典故的萧十一郎

(๑˙ー˙๑):那现在连先生有什么心情呢?

连:就……很开心呀,当爹爹了……(温柔的微笑(卸了货还能是什么心情,当然是一个字爽呀!!!

(๑˙ー˙๑):哇哦,连先生真是满满的慈父光环呢~超美了~(被笑容闪瞎

(๑˙ー˙๑):好了接下来我们就不打扰连先生休息了,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刚升级为爹亲的萧先生。

(๑˙ー˙๑):你好萧先生。

萧: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呀~(亢奋

(๑˙ー˙๑):请问初为人父有什么心情呢?

萧:就非常开心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当爹了!看我的崽!

(๑˙ー˙๑):看到新生的小宝宝有什么感受呢?

萧:哦~这真是我见过最美好的事物了……(幸福笑~看!我崽!全天下最可爱的宝宝没有之一!我和城璧的宝宝!!!(我和城璧有宝宝了!!!我和城璧有宝宝了!!!我和城璧有宝宝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๑˙ー˙๑):哈哈哈,这位爹亲真是满脸是幸福呀,这么开心想过再要一个宝宝吗?

萧:不存在的…一个够了,一个够够了……(再也不想看到城璧那么难受了……(心疼到恨不得自己能帮对方生……

(๑˙ー˙๑):现在的萧先生是什么心情呢?

萧:非常的幸福了~(人生真的太美满了……我萧十一郎大概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๑˙ー˙๑):好了,这是个非常快乐又幸福的普级爹亲了。接下来让我们采访一下,我们刚刚帮忙接生的李大夫~

李大夫:你好~

(๑˙ー˙๑):刚刚的过程,李大夫有什么感受呢~

李大夫:就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๑˙ー˙๑):哦?刚刚是出现了什么较为危险的情况吗?(担心

李大夫:就……第一次遇见哭的比o凶的a……画面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表情复杂

(๑˙ー˙๑):哇哦……大概是个什么状况呢?

李大夫:就是光听声音,会让人以为是萧十一郎在……嗯……(魔音贯耳 一言难尽 

(๑˙ー˙๑):哇哦……那李大夫还有其他的想法吗~

李大夫:没什么想法了,我还赶着去给连庄主开调理身体的药呢……(连庄主真是我见过最淡定的o了 可以说和他的a是绝配了……

(๑˙ー˙๑):好了,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结束了~谢谢大家~

………………………………………………

下一波甜 一波 团子版叶傅~

脑洞来自 @夜影暗歌

有人晓得怎么解决lofrer图片加载不出来的毛病吗……要疯……求助首页呀……啊啊啊啊啊……

【叶傅】新边城浪子

叶开x傅红雪(二十四)

ooc  大佬们 慎入 轻喷

“叶开,你这么匆忙把我叫来是有什么急事呀。”说话的男人面色蜡黄,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头戴一顶高帽,手执一把破伞,背上背的是个半人高的箱子,这箱子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制成,但一看就知道是个价值不菲并且很特别的箱子,把手处甚是用碧玉来镶称。此人不是别人,此人正是“阎王不管”的葛病。

“我请你帮我瞧一个人的身子。”叶开领着葛病步伐极快的走着。

“什么人能让你如此心急?”葛病紧跟在叶开身后,背上硕大的箱子背在葛病身上仿佛是块轻飘飘的丝缕。

“重要的人。”叶开头也不回的说道。

“嘿嘿嘿,可是什么漂亮的女人?”葛病笑着看向叶开。

“不是女人……不过的确是个漂亮的人。”叶开顿了顿说到。

“哦,可是传闻中的那个傅红雪。”葛病随口说道。这傅红雪是可是个有意思的人,一出山就缴下了有天下第一门之称的万马堂。还拐走了万马堂堂主马空群的独女。最后还顺势灭了慕容山庄等大大小小近十个门派,所到之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这势头也对得起他魔教大公子的名头了。

“听说这人杀人如麻,新的魔教也借这人起势,你真和此人搅到了一起了?”葛病见叶开放慢了步伐,又问道。难道自己还真随口说对了。这叶开真像传闻中的一样,和傅红雪搅和在了一起。

“你是不是还要加上一句自古正邪不两立,我堂堂李寻欢李大侠的徒弟为何要和魔教大公子搅在一起。”叶开停下了脚步看向葛病。

“那到没有,我自己不也顶着魔教邪医的名头。只是传闻中傅红雪只身一人灭了近十个门派,难道这都是杜撰的?”葛病也刹住了脚步说到。江湖传闻的确喜欢添油加醋、夸大其词。

“为父报仇,天经地义,有何不妥。”叶开望着葛病,语气是平静的,但眼里却涌动着不明的情绪像是在克制些什么。

“而且他也并非灭门,也不是杀人如麻。他只杀当初参与谋杀白天羽的人。”叶开看着葛病。“至于其他的人,都是自己往他刀上撞的。”没有人会自己往别人刀上撞,但去阻止一个高手中的高手去杀他的杀父仇人,那和自己往刀上撞有什么区别呢。

“嗯,到也是这么一个道理。只是你向来仁字当头,居然没有出手阻止。”葛病说到。

葛病还记得自己和叶开交好的契机。那是叶开带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来找他求他相救。他多问了一句才知道他要自己救的人正是要杀他的人。于是葛病就问叶开:他要杀你,你为何还要救他?叶开说:这人是被人威胁的,他杀我没得选,而我救他却有的选。自此之后葛病便真心的交下了叶开这个朋友。但现在葛病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些陌生。当初那个和他交友的叶开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的杀戮发生吗。

“当初神刀门被屠满门的时候,没人出手阻止,二十年后人家的儿子找上门来讨回公道反而出手阻止。这算是什么“仁”。杀该杀之人没有什么好阻止的,世界所有的事做的时候就该想到要付出什么代价。”叶开看向葛病,看着他的眼睛。

“嗯……没错。做什么事就该付出什么代价,报杀父之仇,天经地义。”叶开的一双眼睛,像是在燃烧,看的葛病心里发慌。不过他葛病也确定了一件事,叶开就算有了变化也依旧是那个叶开,那个一身仁义道德的叶开。

“而且,杀人的人也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而一个有仁爱之心的人也并非不杀人。而且在我看来,他是个有仁有义的好人。”叶开补充到。

“听你这么说,我到真想和他交个朋友。”葛病笑着说到。

“你大可试试,我也想要他多交些朋友。只是此人既不喝酒又不爱说话。”叶开也笑了起来,像是树叶里透出的阳光,照的人十分舒服。

“喲,你叶开居然还有不喝酒的朋友?”要说叶开有不说话的朋友,他是信的,若是说有不喝酒的他到真没见过。葛病愈发的好奇这个傅红雪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了。

“他,独一份。”叶开笑着说到。转身继续领着葛病向木屋走去。

两人步伐极快一前一后不过一个时辰就翻过了小半个姑苏的山群。

……………………………………………………

“这就是你口中的病人?”葛病看着不远处练刀的黑衣少年,此人出手极快,下盘极稳,身姿矫健。除了右腿落地的时候有几分轻飘,脸色看起来苍白了些,并无什么不妥。

“病人不像,魔教大公子就更不像了。”葛病说道。少年长的眉清目秀看着二十出头的模样,刀法扎实了得,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怎么也和传闻中的杀人如麻的形象联系不到一起。

“给他能耐的……”叶开看着那个练刀的黑色身影,第一次萌生了要把此人绑起的冲动。

“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今日叶开出门前就对傅红雪千叮万嘱过这几日先不要下床,以免拉动了伤口。傅红雪一口一口好的答应着,叶开还想着这人总算能听自己一句劝了,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一颗石子自叶开的手中飞出,直直向着傅红雪的麻筋处打起。傅红雪刀身一转,石子瞬间被击成粉末。

“谁!”一抹冰冷在傅红雪的眼中凝聚,像是冰刃射向石子来袭的方向。

“……叶开?”看清那人的瞬间,那眼眸的冰刃瞬间就化为了一滩碎渣。

“……”傅红傅有些无措的看着叶开愈来愈黑的脸。什么叫人赃俱获,傅红雪第一次希望自己没有握着这把黑刀,至少是没有出鞘的黑刀。

“傅少侠好功夫呀~”叶开笑笑的看着傅红雪,八颗亮白的牙齿下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但在傅红雪觉得那就是八把换种形态的小李飞刀,而那牙齿之下正卡着他傅红雪的脖子。

“你不是说今天出去有事吗……”傅红雪讪讪说道,一把刀拿在手上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怎么?嫌时间太短不够傅少侠练手呀~”叶开的越离越近,笑容也愈发的“灿烂”。

“没有……不是……我……”傅红雪的舌头像是打结了半天也没能为自己挤出一句开脱话。脸倒是愈来愈红了,像是贪玩被先生捉住的学生。

“唉……没有下次了……”叶开看着这人的模样,那还有半点脾气,就是想要绷个脸色也是绷不住了。只能徒然叹口气,然后在那人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意思意思。

“先进去,让葛先生瞧瞧你。”叶开看着傅红雪有些迷茫的模样又补充到“就是我在江南的一个行医的好友,今日我就是去寻他喝酒的,他医术了得顺便请他瞧一瞧你。”叶开琢磨这自己的说辞,怕眼前的人觉得别扭了或不舒服。叶开知道这人最不喜的就是“麻烦别人”。以前每次出手救他的时候,他都会不冷不热是加一句“不用管我。”,叶开刚开始时还觉得这人好歹不分,后来才发觉此人是把这些统一划分为了“麻烦别人”。傅红雪的事无论好坏,都由不得别人插手。遇到了什么事招到了什么误会也不会说。像是把自己和外界隔开了一般。反正就是不想“麻烦别人”。

“嗯。”傅红雪并不知叶开的心思,只觉得叶开没生气就好。看着叶开点了点头收了自己的刀,他不最懂怎么哄人了,要是叶开生气了自己都不晓得怎么哄,还好这人几乎从不生气,脾气好的很。

“这就是江湖上人称“阎王不管”的葛病。”叶开将葛病请向前来。

“都是些唬人的称号,江湖上胡乱杜撰出来的,阁下就是有天下第一快刀之称的傅红雪,傅少侠了吧。”葛病捻了捻自己的山羊胡,笑眯眯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刚刚远看还不觉得,这么仔细一看到真觉得有些惊艳。之前还觉得叶开的那句“漂亮的人”不过是个玩笑,但现在看来的确是个漂亮的人。尤其是那双眼睛,他阅人无数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但还有一丝面熟,但实在记不清什么时候见过了。

“在下傅红雪,红色的红,大雪的雪。”傅红雪看着眼前这人面色蜡黄一件麻衣套在其身上就像套在一根木棍上一样,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人吹走了。心里不由生出一分好奇。这个神医怎么看都更像是个病人呀,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

“走走走,进去说,进去说~”叶开见两人对立而望,也不知在看个什么。有些不赖耐烦的跨在傅红雪和葛病的中间边说边将两人往屋里赶去。

……………………………………

“葛先生,这怎么怎么说。”叶开看着葛病把着傅红雪的脉,表情时而纠结时而疑惑就是眉头一直紧锁半天也没见展开,看的叶开的心也和葛病的眉毛一般皱巴巴的揉成一块。

傅红雪倒是和平常无异,一张脸没有丝毫波澜跟结了冰一般。

“诶~莫急 ,”葛病看着叶开,捻了捻自己的小山羊胡说到。

“傅少侠身上受过不少伤呀,心脉和根基都有所受损,你不要乱动,我给你细细看看。”葛病在傅红雪的肩颈处点了两下,傅红雪只觉像触电一般顺着葛病下手的地方上半身都顺时没了知觉。葛病双手快速在在傅红雪的身上探行了一番。不等人看清动作已经将傅红雪的衣物悉数除下。

葛病袖口一抖,一卷皮革一样的东西就出现了在手里。展开来可见上面整齐拜访的密密麻麻的银针,大大小小至少有数百根。
“鞭。”
“刀。”
“剑。”
“你到是凑的齐整。”葛病看着伤口的疤痕一个接着一个说着,边说边在傅红雪的身上施着针。等葛病收手时傅红雪已经被扎的像刺猬了。

“赤影蛇毒、乌云蔽日还有牵机引。”葛病又仔细瞧了瞧眼前的少年,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敬佩和不可思议。

“你不但活着,而且还是活蹦乱跳的活着,这真是个奇迹了。”葛病感叹到。他医过的人不计其数,而中了乌云蔽日还能活下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就算活下来了也多半是个废人了。像傅红雪这样的三种奇毒加身还夹带着各种伤,还能行动自如的,只能称之为奇迹了。能承受这种折磨的人也不愧拥有天下第一刀的称号了。

“你的身上现在倒是只剩下了赤影蛇的蛇毒,不过心脉也已经受损,这个一时也是不补回来的。我给你开个方子你照着吃上个一年半载的也就差不多了。”说着葛病从自己的箱子里掏出纸和笔写下长长的副药单,塞进了叶开手里。又弯下腰去,掀起了傅红雪的裤子。

“你胆子到是不小,这么深的伤口还敢练刀。”葛病看着傅红雪腿上的伤口开口到。之前看傅红雪右腿落地时有些轻飘,本以为是受了点什么皮外伤或是有什么伤着筋骨的旧伤。怎么也没能想到居然是这么严重的刀伤。这样还能使出刚才的刀法,葛病对此人愈发觉得佩服了。

“这腿的筋脉以断大半,接倒是可以接,就是有些疼了。”葛病抬头望向傅红雪。这点疼和乌云蔽日比起来算不了什么,主要就看这位傅少侠想不想接了。

“谢谢,不用了。”傅红雪淡淡开口到。这条腿是马芳铃当初要的,给出去的东西他没有收回来的习惯。

“那也就没什么毛病了,自己好生调养调养,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胡作非为。这个赤影蛇的蛇毒是魔教的奇毒,从未有过解法,不过压制之法倒是有的,你也莫急等我研制好了药再与你说。这就给你撤针了。”葛病的手朝傅红雪的身上一挥,银针便全收入了那卷小小的皮革中。施针或是撤针通常都要同时封住或解开几个穴道,要是像这样同时下近百针的情况至少需要三个以上动作和速度都高度的一致统一的医者才能完成,但这对于葛病来说他一个人同时对三个人如此施针都是绰绰有余的。

“那就多谢葛先生了。”傅红雪只觉得浑身都通透了许多,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果然人不可貌相,这个叫葛病的果真厉害。要是真的有可以压制之法就再好不过了。傅红雪看着葛病,心生感激。

“傅少侠就好生歇着吧,就别赶着去练你的刀了,也不差这几日。”葛病将东西收入袖中,看了叶开一眼拿起箱子和伞起身就走出了屋子。

“听到没有傅少侠,不差这几日。”叶开拿起衣服轻轻套在傅红雪身上。脸色看着好多了,叶开看着傅红雪多少没那么苍白的脸心情都觉得明朗了些。

“闭目养神也是好的。”叶开细细看着眼前的人,笑得温柔。“我出去和他叙叙旧,一会儿就回来,就在门外,你休想再碰你的这把刀。”说着把刀放到了床尾处。

萧十一郎x连城璧(abo

萧十一郎: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媳妇儿我这是要当爹了吗!!!!(超兴奋

连城璧:对呀……快放开我吧……还要去处理事物呢……(二傻子

萧十一郎:城璧……(超感动 (伏在连城璧的肚子上

萧十一郎:宝宝~宝宝~(抱住不撒手

连城璧:好了……快放开我……(你儿子才三个月叫不了你爹的,快撒开我……

萧十一郎:宝宝叫的是你呢~这肉团子该叫什么名呀~(不撒手三部曲

连城璧:你自己想名字吧……快撒开我……(你才肉团子……今晚就把你做成肉团子下酒……

………………………………………………
@兰陵不夜雪
下一张小甜甜同学就要冒泡了~

萧十一郎x连城璧(那年

连城璧:你一个江洋大盗不出去盗东西天天来缠着我做甚。

萧十一郎:我正是来劫无垢山庄的无价之宝~

连城璧:割鹿刀不在无垢山庄。

萧十一郎:我要那做甚。我来劫的可是无垢山庄的连公子~

连城璧:劫我有何用。

萧十一郎:劫你济我,可好~

连城璧:……(羞……(流氓,你撒手……

萧十一郎:嘿嘿嘿~(抱着了就是我的了……这辈子都不撒手了……

……………………………………………………

那时的连城璧还是那个一袭白衣的无垢公子,不知世态的炎凉不懂人心的险恶………

我这算糖算刀呀,应该还是有点甜味的吧…………_(:з」∠)_

……………………………………………………
试着加了特效_(:з」∠)_
前面一张是原图,后面两张是特效在摩擦~_(:з」∠)_

请小伙伴们 多提点意见 给点梗呀~ 叶傅 萧连 羽雪 巍澜 的都可以……_(:з」∠)_

朱老师生日快乐~🎂🎂🎂

(。・ω・。)ノ♡

项羽x傅红雪

这边也举一波高高~

那日项王和傅将军两人分别带兵出征,双双凯旋而归……

项羽:我的傅大将军,无坚不摧,战无不胜呀!!!(⑉°▽°)-♡(举起来

傅红雪:快放我下来……(将士们看着呢(*/(⁄ ⁄•⁄△⁄•⁄ ⁄)\*)

………………………………………………

下一波甜萧连

至于巍澜……敌不动我不动……(白叔生日就发张花絮的另一个角度……镇长可以的……
等镇魂等到智商都被人摩擦了……那天居然真信了一个妹子说的四月三十一号定档……从来没有这么辛苦的等过什么剧……(气

(之前不小心手抖删了……老干这种事儿……(捂脸